爱 在 这 里 流 动

 

不经意间,再次看到20108月写的关于我们志愿者活动的两篇文章,重新阅读,心里荡漾的依然是当年的情愫……这篇是心灵花园第一次督导后的感文。

 

811日,上海,39度的高温,让我想到宋代诗人王令的两句诗: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翅飞上山。

18点左右,假期里的复旦文科楼,在安静了多日后,今晚热闹起来,陆陆续续的十几个人先后走进1137房间,门牌上写着申荷永教授办公室。

    不是第一个走进1137室,但第一个到达文科楼的是红鹰和雯。红鹰已在此等候一小时。她自驾车,因为第一次来,担心路不熟迟到,竟意外获得个第一。雯在报社工作,请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假请好就争分夺秒的寻路而来。

    第一个走进1137室的是我、天骄、文熹,我们从福利院过来。天骄早上9点到福利院,一直到现在,身体还出点儿小问题——中暑了。为孩子工作结束后,我们没有时间回家,换乘两次地铁、两次公交车,直奔1137室。当然,我们先在饭店抖落了积攒一天的疲惫、吹干了凝聚一身的汗水,三菜一汤,有滋有味。

    渐渐的……1137室热闹起来。

    很有意思的是,每一位进门后都会抬头看看天花板——“空调开了吗?

    或许是假期的原因,今晚的文科楼、今晚的1137室,似乎没有记忆中的凉爽与舒适,闷热、不透气。有建议打开门窗的,当尝试打开窗的一刹那,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于是,一句心静自然凉,让大家放弃了一切念头。

    天花板上有个出风口,虽然无力、但一直很努力的吐着微风,站在它下面,把胳膊举向它——“哦,空调是开着的

    大家把这个位置让给刚从热浪中走进来的人。

    晓鸣是最后进来的,迟到一刻钟,他从距离上海50多公里的昆山赶来。

    这个群体,不是科研导向的学术团体、不是盈利为主的经济组织,群体中有教授、有白领、有医生、有记者、有翻译、有经理,我们共同的身份是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上海心灵花园志愿者!

    201075日至今,在为福利院孩子工作的一个多月里,我们收获了喜悦,也收获了焦虑,今晚聚集在申老师办公室,主题是分享与督导。

    1137室虽然没有凉爽的感受,但这里聚集着多位大师的能量!

    作为这支队伍的老大,我就自告奋勇的担任了主持者,简短的开场白,分享与督导有序的展开——

(一)三个自闭症的孩子

    1、两个老问题

    一是吃沙子。

    纸巾擦拭法。用纸巾为孩子擦嘴,目的是转移吃沙行为,这个方法在康健园使用并有效,但不是对所有孩子有用;

    吃糖法。给孩子准备一些糖,这也是在康健园使用并有效的。今晚提出的问题是:会不会成为习惯性吃糖?

    对孩子吃沙,大家深有感触,也很纠结,目前除这两个方法,还没更好办法来解决。

    初次与孩子接触时,会遇到一些挑战性的行为,在保护孩子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大胆尝试。吃糖法可继续,不过,在给予的时间、时机上多考虑一下。但是,如果吃沙严重,建议取消做沙盘,毕竟吃进的沙子对孩子身体会影响。

    二是扔东西。

    春愉工作的两个自闭症孩子,在第一批孩子中是较重的,一个多月来,春愉为他们操了不少心。其中一个孩子似乎只会扔东西,春愉想了很多的点子,画画、软球、撕纸……可谓十八般武艺啊。

    福利院贺老师曾担心的对我说,扔东西的行为如果是这个孩子的刻板行为,那安全与自由的信念会不会强化他的刻板行为。贺老师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不过,我们需要修正的是工作方式,而不是安全与自由的信念。首先,对这个行为是否是他的刻板行为,要谨慎的观察,多方面的了解关于孩子的信息。在咨询实践中,有些孩子会用这样的方式接近我们的。其次,即使是刻板行为,只要做到了抱持,也会发生改变的。康健园昊昊就是一个例子,在为他工作近半年后,他的刻板行为竟然消失了。而我们除了陪伴,确实没有做什么。

    生命之初的情感是直接而单纯的,即使这些被称为星星雨的孩子,虽然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只有一个空旷的、静态的世界,但生命的本质是一样的——能量的运动。我们用我们的方式接受了孩子的各种行为,孩子也用他们的方式在接受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的生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接触中发生了感应,这就是生命的奇迹!就是生命的希望!

    春愉提出一个想法,即买一些球类,把孩子这种盲目扔的行为游戏化。这个想法赢得大家频频点头,而我则把目光投向福芳,她心领神会,不久,一定会有几个落地沙盘游戏室的。

    2、两个新问题

    一是孩子和老师都想互相接近,但走不到一块儿。

    峥是一位德语翻译,两年前从高薪的白领阶层走下来,投入到心理咨询领域。可是,在这个领域还没有淘到第一桶金,就跟着我走进了心灵花园。为此,她委屈地说为了生存,还是要做一些翻译的活哦。当在康健园第一次接触自闭症孩子时,她兴奋的对我说他感觉到我了,他是要来接近我

    在福利院,是她第一次独自为自闭症孩子工作。她依然有那种感觉:孩子想走近我,我也想走近他,可是怪怪的,我们走不到一起。当得知这个孩子8月份就毕业了时,她又遗憾地说:我应该抱抱他的,我没有抱他

    这就是生命的感应。当我们用生命去感受生命时,这种感应就会发生;当我们用现实去体察生命时,这种防御就会发生。

    这时,文熹说了一句保护感觉也是需要的。大家给文熹投注了赞许的目光。文熹性格开朗,总是开心的说,开心的笑,愿意为大家服务。她被大家推选为秘书,负责一些文案方面的工作,她乐此不疲地做着。

    二是孩子会跑出沙游治疗室。

    孩子每次都用20多分钟玩沙子,把沙子往自己身上撒、用沙子擦自己的皮肤,享受沙与皮肤接触的感觉。之后,就跑了,不再玩沙了。

    20多分钟对于一个7岁男孩儿的注意力已经足够了。有时,问题可能出现在我们成人的设置上。

 

(二)两个孤儿

    1、莉君:16岁的男孩儿没有恐惧、悲伤、喜悦……

    莉君的人生之路走得较平坦、走得较顺,在她的生命感悟中,认为人生就是这样的。她走进心理咨询领域,是想感觉一种另样人生。这位16岁男孩儿是她的第一位另样人生的求助者。

    这个男孩儿,在离开寄养家庭后,先后两次从福利院出走。在他16岁的生命中,没有感觉到寄养家庭带给他的家的温暖,人家的孩子考个好成绩,回到家里妈妈都会抱一抱的,而我没有过;同样,福利院虽然为他提供了一切生存条件,但毕竟这是一个大家庭

    在他的初始沙盘中,能感觉到他的内在情感是丰富的,但路是断的,他渴望沟通;同样,沙盘里呈现出很强的动力和生命力,但船搁浅了、车掉道了,他渴望方向。

    情感是天生的,每个人都不会缺少,只是他压抑了自己的情感。这是一群没有昨天的孩子。他们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他们不知道自己出生在哪一天。更重要的,他们不知道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的是谁?而这种最初身份的空白,无疑将让他们困惑终生,并由此改变他们整个的人生轨迹。所以,孤儿的情感世界是脆弱的,过多的同情、怜悯、施舍等,对于他们或许会带来第二次创伤。

    他第一次出走新疆时,随身携带着袜子、铁锅、盐、打火机四样东西……顺着莉君描述的思路,我产生一种强烈的感应:一幅沙画!在这幅沙画里,我感受到一种生命的涌动。果然,他的第三个沙盘应正了我的感受,第三个沙盘出现许多小孩儿——生命的原始能量再复苏!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幸福地生活着,这一点似乎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有幸福的理由。默默的用心去接纳,或许这样会让他们感动。因为,一方面,在成长中他们可能听了太多的关于感恩的教育;另一方面,幸福是要自己创造的,我们能做的,还是申老师那句话:用心陪伴!

    2、志娟:她需要危机干预,她想自杀。

    志娟的担忧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那是在一次工作结束后的晚上,她在QQ群里请求援助。可以想象,带着这么沉重的担忧,这一个星期的志娟会是怎样的状态。现在想想,真有些内疚啊,当时应该及时组织督导的。

    在志娟发出信息之后,我认真看了志娟发给我的详细工作记录,并分析了三次的沙画。自从相遇沙游,我就完全的接受它、相信它;每当面对一幅幅沙画时,我不仅能感应到沙画主人的心声,还能感应到大师们对这幅沙画的关注;每一幅沙画都会让我感动,每一幅沙画都有我的成长。

    面对这个孩子的三幅沙画,从死亡倒计时,到穿越,再到万物苏醒,我感觉一种重生的本能与力量!我被感动了。当时之所以没有马上和志娟讨论,是考虑到志娟需要这样的过程体验,这样的体验对志娟是有意义的。于是,我依然沉默;但从此,每个周一晚上,我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是查看邮件!

    19岁的女孩,从小到大没有、哪怕一两件小玩具。她说自己对玩具不敢兴趣,可是志娟却感觉到她的内心对游戏充满渴望。志娟的感觉是准确的,从第二次开始,她很投入的做沙盘。

    志娟依然是带着强烈的担忧描述着孩子的困惑和自杀的理由,急切的语述和焦虑的表情,感染着每一个人。这便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牵挂,牵挂中诠注着对生命的尊重!申老师说过:我们治疗师本人,便是方法中的方法,技术中的技术。

    经过分享与督导,志娟渐渐放松下来。

    当然,我们并不是对孩子自杀的理由和想法置之不理,而是通过与院方进一步的沟通,了解一些相关政策。这个孩子是因为对毕业后福利院给她安排的工作不满意,而出现如此强烈的抵触情绪的。下周我们将落实。

 

(三)一个聋哑儿童

    为聋哑儿童工作,心灵花园是第一次,真的没有经验。当看到福利院给的孩子名单中有这位11岁的聋哑儿童时,我似乎没多想,就安排给了红鹰。

    红鹰有较丰富的人生阅历、并善谈,女儿在国外留学,家中早已没有生活负担,而她则把清静悠闲的生活安排得满满的,其中大部分时间是志愿者活动。

    我对她的笃定,是她的人生阅历呢?还是她的热情?我想是感觉吧!

    当红鹰第一次为孩子工作结束与我分享时,我才恍然大悟:是呀!还有一个语言沟通问题,当时我怎么没想到呢!

    红鹰开始关注手语的学习。而且,她让孩子在每次工作时,教她五个手语。

    红鹰现场演示了一个笨蛋的动作,大家开心的学着这个笨蛋动作。

    孩子做了一次沙盘后,就不做了。写字、画画、手语学习与交流……红鹰也是十八般武艺都用上。

    讨论中,福芳说:让他把画在纸上的家,在沙盘里摆出来。

    我和福芳相识已有两年多,她是一位安静、谦虚、睿智的女孩儿。听了她的建议,红鹰使劲儿的点头。

    这个纪实,断断续续的写了几天。写到此时,收到红鹰的短信:我的小朋友今天做沙盘了,我按照你们的建议引导他将他的画用沙盘呈现……他的笑脸多了!

红鹰的描述中流溢着情感。生命是会感动的,而这样的感动是一种心灵的感觉。有了这样的感觉,就不会再有寂寞孤独,正如申老师说的:有了用心的陪伴,奇迹就会发生!

 

    两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大家意犹未尽,但大家都知道,回家的路还需要一个多小时。

    很快,复旦文科楼又恢复了假期的平静……

 

    结束之前,我还想说说金悦春老师。今晚闷热的1137室,有她的存在。

    她不是志愿者,她是今晚的督导老师。当我在电话里告诉她有这样一个活动时,她没有一点犹豫的说:好的,我会去!

    在前面的叙述中,我不知如何把她融入文中,因为她自始至终的存在于今晚督导的每一个个案里。她敏锐的观察、独特的视角、丰富的经验,为今晚的督导锦上添花。

    开始时,大多数志愿者不认识她。

    结束时,大家簇拥着她一同去车站……

                      

 

                                                鼎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