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盘游戏疗法的功效

 

    面对装着光滑的沙子的平盘,旁边站着值得信任的治疗师,接受治疗者的头脑里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很多意象,而那些各种各样人或物的模型,以及对沙子和水的感官经验,也刺激了无意识。沙盘游戏的本质在于唤醒人的躯体,碰触里面最本源的东西(mother)。沙能捏造,水能倾倒,火能点燃,空气能流通。沙盘游戏中最基本的流动和平衡反射出人的心灵以及整个自然界的过程。

    沙盘游戏可以打开人的心灵,使人能够重新体验前言语和非言语的状态。孩子们在会说话之前已能听懂语言,在回忆之前已能进行再认。成年人们也许已经忘记或者从来就没学会那些表达内部体验的词语。但有时候,他们能凭直觉认出一个人但却想不起为什么认识或这个人究竟是谁。这就是为什么有时沙盘游戏治疗师会说“让那些模型挑选(pick)你”而不是“你来挑选模型”的原因。

    沙盘游戏疗法的功效来自生成沙盘布景的过程本身,就象积极想象技术那样,并不关注认知过程或完成的产品。沙盘布景的含义一般在创作过程中不给予解释,这样可以使创作者贴近自己躯体内正经历着的体验并展开丰富的想象。治疗师是一个目击者,也是第一个对沙盘游戏者给予共情反应的人。当二者通过沙盘的中介同时体验到沙盘游戏者的内心世界时,一个共同的时刻就发生了。这种共情有助于容纳和彰显出现的内部体验,以使它能对个人发生持续的作用。当然,作为心理治疗的一个方法,沙盘游戏疗法也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因为它有赖于孩子在游戏和想象过程中自己本身自然的治愈力的表现。通常沙盘游戏疗法还要附加一个谈话疗法,谈话疗法承担心理治疗工作的解释方面。回顾和进一步分析讨论沙盘本身的工作可以在沙盘游戏完成之后的几年内持续进行。迷失、等待、回家,循环往复,在这个个人沙盘游戏的经验过程中,往往会存在一个成为沙盘治疗师的心愿。这深深地体现了荣格心理治疗的原则,即治疗师作为一个受过伤的医治者在成为别人的导精神师之前必须先被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