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沙盘及其意义
文 | 高岚、申荷永




在沙盘游戏及其分析治疗的过程中,初始沙盘(来访者所完成的第一次沙盘)就像心理分析中初始的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卡尔夫在构建沙盘游戏治疗体系的早期,便注重初始沙盘的意义和作用。她认为通过初始沙盘能够反映出来访者所带来问题的本质,能提供治疗的方向以及治愈的可能等重要信息,能够启发沙盘游戏分析师的工作,能够促进整个沙盘游戏过程的发展。


1
面对与理解初始沙盘


初始沙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其中包含着许多特殊的意义。任何的初始经历总是具有令人尤其难忘的体验,比如像“初恋”,或者是宗教的“洗礼”。由于是初次体验,也总是能引起当事者直接与本能的反应。就初始沙盘而言,它不仅像卡尔夫所提出的能够呈现来访者的问题及其本质性的线索,能提供治疗的方向以及治愈的可能,而且,它也是一次心灵旅程的开始,因而,初始沙盘也包含了某种“仪式”或“洗礼”的含义。


卡尔夫认为,在面对初始沙盘的时候,需要注重这样几个方面的要点:


(1)来访者对于沙盘游戏治疗的感觉和态度;

(2)来访者的意识和其无意识之间的关系;

(3)来访者所面对的个人的问题和困难;

(4)帮助来访者解决其问题的可能途径。


在卡尔夫所强调的初始沙盘的意义的基础上,哈里特·弗里德曼发展了有关初始沙盘的理论,对于我们理解和面对初始沙盘都有帮助。


哈里特·弗里德曼提出,当我们面对来访者的初始沙盘的时候,需要反复思考这样一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的思考与探索,也是启发我们理解来访者,了解初始沙盘的基本思路和途径。


(1)沙盘的能量点在哪里,哪里是来访者能量聚集的地方,或者是沙盘的哪一个地方显得比较有生气。


(2)来访者的问题表现在哪里,是通过什么呈现的,沙盘的哪一部分最让来访者显得局促不安。


(3)沙盘中表现出了什么样的分组和组合。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很多时候沙盘中所呈现的便是一个社会场景。


(4)沙盘中表现了什么类型的问题。沙盘尤其是初始沙盘,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来访者的问题,并且可以起到诊断的作用。


(5)沙盘中呈现了能够提供帮助的资源或能量的来源吗?即使是在初始沙盘中,来访者的移情都可能会表现出来,包括其无意识的自发涌现,都可能成为其沙盘游戏过程的能量来源。


提出以上基本的问题与思路之后,哈里特·弗里德曼说,作为沙盘游戏分析师,在面对来访者的初始沙盘,并且做了以上的思索之后,我们还要问自己这样三个问题,看我们是否完成了初始沙盘的工作任务:


(1)来访者的问题是什么?也就是说,你在初始沙盘中发现了来访者的问题吗?


(2)来访者的无意识是否有表现,他的意识与无意识的关系怎样?

(3)来访者可能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他所面对的问题和困难?


在卡尔夫和哈里特·弗里德曼所提出的初始沙盘所包含的意义,以及面对初始沙盘所应做的思考和探索的基础上,我们侧重初始沙盘所反映的问题,以及初始沙盘所包含的治愈,做进一步的分析与讨论。


2
初始沙盘所反映的问题


一般来说,来访者走进我们的心理治疗室,总是会带来某些问题,这也是其寻求心理治疗的理由。卡尔夫告诉我们,在面对来访者初始沙盘的时候,要能够觉察“来访者所面对的个人的问题和困难”;哈里特·弗里德曼提出了同样的思路:“来访者的问题是什么?也就是说,你在初始沙盘中发现了来访者的问题吗?”接下来,我们用一个实际的个案,来讨论其初始沙盘所反映出的问题及其分析的线索。


沙图的描述是这样的,这是一位5岁男孩的初始沙盘,他在一所全托幼儿园读中班,1年来仍然表现出很大的焦虑、孤独和不安,经常发生打人和咬人等行为。在老师的带领下,前来做沙盘游戏,这是其第一次摆出的沙盘。 

 

来访者是从面对沙画的位置做的沙盘,治疗师坐在沙盘的右边。他在玩了几分钟后,留下了初始沙盘。


他在沙盘的左下角,摆放了一个“圣斗士”、一辆小汽车和一架桥,但都是摔倒的姿势。沙盘的右上角有留下的浅浅的“底印”,有一簇灌木;中间的右边是一小片的花草;沙盘的中间是浅浅露底的痕迹。


来访者的“问题”,集中表现在了沙盘的左下角:摔倒的“圣斗士”、翻倒的“汽车”和倒着的“桥”。从沙盘的左边到中间的,呈现的是“坎坷”与“空荡”,同样反映着来访者“焦虑与孤独”的问题。


于是,从初始沙盘的“诊断”的意义来说,来访者所面对的是“坎坷”与“空荡”的环境,以及“受伤”和不能“站立”的自己。


3
初始沙盘所包含的治愈线索


初始沙盘在反映“问题”的同时,也会呈现出解决问题的潜在机会和线索,这是沙盘中所包含的智慧所在,也是中国哲学思想的体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熟知其极?”(《老子》第58章)太极图所呈现的正是一种彼此包容、相辅相成、转化与超越的意象。


仍然以上面5岁儿童的初始沙盘为例,让我们在分析其所反映的问题的同时,来觉察与把握其治愈的思路与线索。


首先,来访者通过沙盘反映其问题的同时,也就包含了其寻求问题解决的努力。沙盘的右边呈现出的绿色的灌木和花草,不仅仅是具有生命和生长的象征性意义,而且是直接的对治疗师的积极表示,同样也是其“主动”寻求帮助的表示,因为沙盘的右边正是其治疗师所坐的位置。


其次,尽管是浅露的沙盘“蓝色底面”,但呈现出了“水”的潜在的意义,尤其是对需要由水来促进生长的植物和花草而言。同时,拨开沙面所呈现的水的感觉,也呈现出在需要治疗师帮助的同时,也需要来访者内在动力或资源的配合。


再者,即使是在来访者聚焦的“问题”中,摔倒的“圣斗士”、翻倒的“汽车”和倒着的“桥”,也同样包含了潜在的治愈线索。比如,帮助摔倒的“圣斗士”站立起来,让翻倒的汽车能够重新启动,以及使倒着的“桥”直立起来,发挥其沟通与连接的作用;都将是极具参考价值的治愈线索和工作思路。

该儿童在第7次沙盘游戏时做的沙盘,初始沙盘中倒着的汽车在行走,沙盘平整而有秩序




(本文节选自《沙盘游戏疗法》,高岚、申荷永著。经作者授权刊出,转载请注明出自微信公众号“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